首页 > > 时评文摘 > 正文

中国改革开放前的对外经济引进
2012-11-04 23:00:03   来源:《党史博览》   评论:0 点击:

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中国曾经有过三次较大规模的对外经济引进,可以用156、43、78三个数字作为代表。156,是指20世纪50年代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引进苏联援助的重点工程,简称156项;43,是指20世纪70年代初期...
        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中国曾经有过三次较大规模的对外经济引进,可以用“156、43、78”三个数字作为代表。“156”,是指20世纪50年代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引进苏联援助的重点工程,简称“156项”;“43”,是指20世纪70年代初期向西方国家引进预定43亿美元成套技术设备,简称“四三方案”;“78”,是指1978年签订对外引进协议额度78亿美元的成套技术设备,简称“七八计划”,一度被称为“洋跃进”。这三次对外经济引进高潮,国际国内背景不同,引进对象、手段和指导思想也不同,实际上涵盖了改革开放前中国对外引进和开放的演变历史。

 

引进苏联援助的156项重点工程


  新中国成立前,中共已经看到了引进外资和技术设备的重要性。1944年,毛泽东在延安和美军观察组成员谢伟思谈话,认为未来中国工业化必须有自由企业和外国资本帮助;中国可以为美国提供“投资场所”和重工业产品的“出口市场”,并以工业原料和农产品作为美国投资和贸易的“补偿”。中国内战爆发以后,美国支持国民党政府,中共迅速把寻求对象转向苏联。1946年12月,苏联外贸部代表与中共的东北行政委员会进行了第一次贸易谈判,东北以粮食、煤炭向苏联换取军用物资、民品和原材料。当时为了战时需要,主要修复一些铁路、电站,还谈不上引进建设项目。1949年2月16日,中共中央指示华北局和东北局,应尽量与苏联和其他新民主主义国家发展进出口贸易,然后才是西方国家,由此确定了中国对外贸易的基本方针。

  1949年12月至1950年2月,毛泽东访问苏联,与苏方进行了最高会谈,其中经济援助是最重要问题,并签订了苏联向中国提供贷款的协定。苏联政府表示,愿意分期分批帮助中国设计建设项目和提供成套设备、物资。至1952年底,陆续商定了苏联帮助中国恢复与建设的第一批50个重点项目,主要分布于煤炭、电力等能源工业,钢铁、有色、化工等原材料工业和国防工业。1953年,以国防工业为重点与苏联签订了第二批供应成套设备建设项目中苏协议书,共91个项目。1954年,与苏联签订了第三批苏联供应成套设备建设项目中苏协议书,引进能源工业和原材料工业等项目共15项,并决定扩大原定141项成套设备项目的供应范围。至此,与苏联签订的援建项目共计达到156项。这些项目,于1955年在第一个五年计划中颁布,通称“156项”工程。后来,由于有的项目改名,有的项目重复计算,有的项目未建,实际正式施工项目为150个。1958年、1959年,中国又与苏联签订了几个供应成套设备的中苏协定,共计有100多个建设项目。整个20世纪50年代,中国与苏联签订协定由苏联帮助建设的成套设备建设项目共计304项,单独车间和装置64项。到1960年中苏关系破裂终止经济合同,这304项中全部建成的有120项,基本建成的有29项,废止合同的有89项,中国自行续建的有66项;64项单独车间和装置中建成的有29项,废止合同35项。

  在20世纪50年代,中国和东欧各国签订协定引进成套设备建设项目116项,完成和基本完成108项,解除合同8项;单项设备88项,完成和基本完成81项,解除合同7项。

  在从苏联引进的成套设备项目中,重工业占97%,主要是基础工业和国防工业项目。“156项”实际施工的150项中,预计总投资为187.8亿元(原预计总投资202.7亿元,扣除执行中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停建及军工项目缩小投资,少用14.9亿元),实际完成196.3亿元,完成104.5%。这些项目的建成投产,形成了中国第一批大型现代化企业,大大增强了中国重工业和国防军事工业的能力,填补了一批生产技术领域的空白,初步建立了中国工业化的基础。过去中国不能生产的高级合金钢、矽钢片、复合不锈钢板、无缝钢管、喷气式飞机、坦克、大口径火炮、警戒雷达、汽车、中型拖拉机、万吨海轮,以及大容量成套火力、水力发电设备,大容积高炉设备,联合采煤机,新型机床等,都能生产了。


苏联的援助,使得中国这一时期的对外经济引进具有空前的规模。20世纪50年代,中国引进苏联技术设备投资共计76.9亿旧卢布(折合人民币73亿元)。同期引进东欧各国技术设备投资共计30.8亿旧卢布(折合人民币29.3亿元)。以上共计102.3亿元,按20世纪50年代年均美元比价折合40.4亿美元,按1959年比价折合39.09亿美元。

 

向西方引进成套技术设备的“四三方案”


  20世纪60年代中苏关系破裂后,中国的对外贸易处于萎缩状态,毛泽东曾一度考虑扩大从西方的经济引进。他对法国议员代表团说:“我们反对资本主义,你们也许反对共产主义,但是,还是可以合作。”“希望你们把什么禁运战略物资也反掉。”“我说,总有一天会突破这个缺口。”他甚至提出:在一定时候,可以让日本人来中国办工厂、开矿,向他们学技术。但是,由于西方的继续封锁,只从法国、英国引进了一批汽车和石油化工制造设备,到“文革”前期对外引进几乎完全停顿。

  70年代初期,西方国家发生了经济危机,急于寻找海外市场。与此同时,中美关系缓和,新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打开了西方对中国封锁的突破口;中国国内也开始纠正部分“文革”错误,为中国扩大对外引进创造了有利条件。1972年1月22日,李先念、纪登奎、华国锋联名向周恩来报送国家计委《关于进口成套化纤、化肥技术设备的报告》,建议引进中国急需的化纤新技术成套设备4套、化肥设备2套及部分关键设备和材料,约需4亿美元。2月5日,经周恩来批示呈报,毛泽东圈阅批准。8月6日,国家计委又正式提交进口1.7米轧机报告。8月21日,毛泽东、周恩来予以批准。11月7日,国家计委再次提出报告,建议进口6亿美元的23套化工设备。周恩来在批准的同时,要求制定一个大规模的一体化引进方案。

  1973年1月5日,国家计委提交《关于增加设备进口、扩大经济交流的请示报告》,对前一阶段和今后的对外引进项目作出总结和统一规划,建议今后3至5年内引进43亿美元的成套设备。这被通称为“四三方案”,是继“156项”后的第二次大规模引进计划,也是打破“文革”时期闭关自守局面的一个重大步骤。以后,在此方案基础上又陆续追加了一批项目,计划进口总额达到51.4亿美元。利用这些设备,通过国内配套和改造,总投资约200亿元,兴建了27个大型工业项目,到1982年全部投产,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如武汉钢铁厂在1.7米轧机投产后的1984年实现利税6.85亿元,比投产前的1979年增长1.66倍,引进的先进技术还在国内同行业推广移植,推动国内轧钢、炼钢技术进一步发展。在“四三方案”的带动下,重要的引进项目还有:从美国引进彩色显像管成套生产技术项目、利用外汇贷款购买新旧船舶组建远洋船队、购买英国三叉戟飞机等。


“四三方案”的实施,成套设备和先进技术的引进,促进了中国基础工业尤其是冶金、化肥、石油化学工业的发展,为20世纪80年代经济腾飞提供了必要的物质条件。

 

 

1978年的“七八计划”


  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人民热切希望加快建设速度。1977年11月,在1975年制定的《十年规划纲要(1976~1985)》基础上,国家计委重新提出:到2000年分三个阶段打几个大战役,建设120个大项目,本世纪末使中国的主要工业产品产量分别接近、赶上和超过最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各项经济技术指标分别接近、赶上和超过世界先进水平。实现这个大规模建设规划的主要手段,就是扩大引进外国资金和设备。

  从1978年初起,中国陆续派出了谷牧、林乎加、李一氓等率领的多个中央考察团,到欧洲、日本、港澳等地访问。1978年6月,华国锋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听取了谷牧等人的汇报。谷牧提出:我们与国外先进水平已经有很大差距,应当利用当前国外资金过剩的有利时机,扩大对外引进。到会的叶剑英、李先念等中央领导人纷纷表示支持。华国锋当即要求,由谷牧组织研究制定出几条引进措施,到国务院务虚会上讨论。7月6日至9月9日,国务院召开务虚会,60多位部委负责人参加并作汇报,对外引进是重要议程之一。华国锋、李先念作了多次讲话和长时间插话。7月11日,国家计委副主任李人俊介绍了引进的安排,提出了500亿元的规模。

  1978年3月11日,国务院批准国家计委、建委等部门提交的报告,决定从日本引进成套设备,在上海宝山新建一个年产铁650万吨、钢670万吨的大型钢铁厂,总投资214亿元,其中外汇48亿美元,国内投资70亿元。3月20日,国家计委、建委下达《1978年引进新技术和成套设备计划》,批准各部门使用外汇总额为85.6亿美元,当年成交额59.2亿美元,当年用汇11.7亿美元。这个计划实际上达到协议金额78亿美元。

  12月5日,化工部向国家计委和国务院报告,年内同国外签订了9个化工成套设备引进项目,有大庆石油化工厂、山东石油化工厂、北京东方红化工厂各1套30万吨乙烯生产装置,南京石油化工总厂2套30万吨乙烯装置,吉林化学工业公司1套11万吨乙烯关键设备,浙江化肥厂、新疆化肥厂、宁夏化肥厂各1套30万吨合成氨生产装置,山西化肥厂30万吨合成氨装置。这9个项目包括国内工程投资共需160多亿元。除此之外,1978年签订的成套引进项目还有100套综合采煤机组、德兴铜基地、贵州铝厂、上海化纤二期工程、仪征化纤厂、平顶山帘子线厂、山东合成革厂、兰州合成革厂、云南五纳厂、霍林河煤矿、开滦煤矿、彩色电视项目。以上共计22项重点工程,需要外汇13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390亿元,加上国内工程投资200多亿元,共需600多亿元。整个1978年,引进已经签约58亿美元,相当于1950年到1977年28年中国引进累计完成金额65亿美元的89.2%。

 

“156项”和“四三方案”的得与失


  “156项”工程提出时,社会主义国家阵营正在不断壮大,中共自然要向其寻求支援。1949年2月,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米高扬与中共中央领导人在河北西柏坡会谈。刘少奇说:“如果没有苏联和其他人民民主国家的帮助,在解放后的中国建立工业基础是不可想象的。”毛泽东说:“为缩短过渡时期,我们需要经济援助。我们认为,只能从苏联和其他新民主主义国家获取这些援助。我们需要总数为3亿美元的3年期(1949~1951年)贷款,每年本息为1亿美元。我们希望贷款中包括部分设备、石油、其他物品及维持人民币坚挺所需的银子。”朝鲜战争的爆发,也迫使中国更加坚定地实行“一边倒”外交政策,最终形成了依靠苏联援助兼顾自力更生,以学习苏联为主的对外引进指导思想。苏联20世纪二三十年代实行的国家工业化道路和计划经济体制,成为中国的榜样。1955年一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通过的“一五”计划明确指出:计划的基本任务,就是“集中主要力量进行以苏联帮助我国设计的156个建设单位为中心的、由限额以上的694个建设单位组成的工业建设”。


在争取苏联援助的同时,中国领导人也注意到要自力更生。毛泽东早在西柏坡会谈时就着重指出,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就不应自力更生。假使苏联不能提供什么东西,那我们也不会抱怨。1950年1月,他又在苏联指示国内:“在目前数年内多借不如少借为有利。”只是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才不得不因为战争需求而增加从苏联贷款。即使这样,在整个“一五”计划时期,来自国外的贷款仅为36.35亿元,只占国家财政收入的2.7%。

  “156项”的引进,使中国取得了巨大的经济建设成就。成套苏联项目的引进,为中国建立了一大批骨干企业和设施。实行与苏联相同的计划经济体制,使这种引进建设互相接轨,效率高,周期短。如长春第一汽车制造厂从开工到投产,只用了三年时间。在引进成套设备的同时,也引进了设计和工艺等新技术。如机械工业4000多项新产品中,有2/3以上是以苏联图纸仿制发展起来的。1949年至1960年,苏联先后派来专家达1.8万多人,其中1954年至1958年的“156项”主要建设时期占60%以上,为中国培养了大批专业技术人员,这些人成为中国几十年经济建设的中坚力量。

  然而,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由于过于强调把引进重点放在建设施工和投产上,一度有盲目学习苏联、忽视本国制造水平和创新能力的倾向,淡化了本国持续开发的力量培育;有些引进设计项目如三门峡水利枢纽工程脱离了中国的国情而没有成功;引进专业分工过细,如模仿苏联建立许多大而全、产品单一的军工企业。从引进方式来说,这种依靠苏联支援的大规模引进是非正常状态的,必然要随着政治形势的变化而动荡,并没有使我们得到正常的国际贸易经验和接轨格局。因此,在1960年苏联突然终止援助时,我们有些措手不及,许多引进建设项目下马。中国不得不重新探索自己的对外贸易道路。

  “四三方案”实施时,中美关系出现缓和,新中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但是美国、苏联对中国的军事包围仍然存在,中国国内继续强调战备。在国内,虽然通过批判林彪集团纠正了一些“左”的错误,但“文革”路线仍在继续,没有得到根本改变。因此,当务之急是要打开一个缺口,恢复扩大对外经济交往。这种战略决策是离不开毛泽东的。

  1972年,毛泽东在南方听到一位服务员抱怨买不到凭本定量供应的的确良布,表示为什么不多搞一些生产。周恩来立即抓住这一看似细小的表态,要求国家计委准备对外引进化纤生产设备。2月,毛泽东在与尼克松的会谈中说:“你们要搞人员往来这些事,要搞点小生意,我们就死也不肯。十几年,说是不解决大问题,小问题就不干,包括我在内。后来发现还是你们对,所以就打乒乓球。”他借这次谈话批判了闭关自守的错误,准备开拓对外经济工作。周恩来与李先念、余秋里及相继复出的陈云、邓小平等人,积极推行了这一决策,形成了利用引进解决国内经济建设和生活需要,进一步打破西方经济封锁的指导思想。

  “四三方案”实施后,中国形成了新的对外贸易格局。陈云曾对此评价说:“过去我们的对外贸易是75%面向苏联和东欧国家,25%对资本主义国家。现在改变为75%对资本主义国家,25%对苏联、东欧。”“这个趋势是不是定了?我看是定了。”在“四三方案”中,提出了引进设备大部分放在沿海、小部分放在内地的原则,借此对60年代末期形成的片面强调三线建设和备战的战略布局进行了调整。

  更为宝贵的是,“四三方案”的落实,使一些领导人产生了利用外资的认识。1973年6月,周恩来在会见美国银行家洛克菲勒时说:通过两国银行来推动两国贸易的发展,这是一个有效的渠道。这一点我们还赶不上台湾的严家淦。他们引进美国、日本和其他国家的外资,进口原材料,然后加工,专门供出口。还在高雄划了一个像香港一样的自由港,不收税。这样,台湾的贸易额就大了。10月,周恩来和澳大利亚总理惠特拉姆会谈时说:蒋介石在台湾省有一个高雄港是自由港,没有税,吸引外资带着原料去建厂,利用台湾的廉价劳动力、劳务费,然后把商品回销外国。这样吸引很多外资到台湾去投资。由于“文革”的环境,周恩来的这一宝贵认识只能埋于心中。

在“四三方案”实施过程中,“四人帮”横加指责。1974年2月,江青指责美国康宁公司送给中国彩色显像管生产线考察团的蜗牛礼品是“侮辱我们,说我们爬行”,引进这条生产线是“屈辱于帝国主义的压力”,是“崇洋媚外”。6月,王洪文在来信上批示,污蔑向国外买船是“迷信外国资产阶级的假洋鬼子”,是“修正主义路线”。在他们的破坏下,引进彩色显像管生产线的项目被迫中断。1976年3月至6月,在“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高潮中,张春桥说:“大项目进口多了,挤在一起”,“在政治局内部有资产阶级,有买办资产阶级”。华国锋反驳说:“进口大项目是经毛主席批准的,不能说不对,不能批过了头。”张跳起来说:“我不同意你这种说法,你们总是拿主席压人。”江青索性破口大骂:“真是洋奴、买办、汉奸!”姚文元立即附和:“中国劳动人民的果实,部分送给了外国资本家。”

  从引进方式上说,当时片面强调引进成套设备,忽视单项技术和设备引进,基本上是“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很少派出技术人员学习和邀请外国专家交流。有些出国技术人员甚至受到监视,回国后被迫写批判“崇洋媚外”的“消毒”检查。

 

 

在执行“七八计划”的过程中,中国的引进思想出现了认识上的飞跃


  “七八计划”执行时,中国面对的国际国内环境与前两次引进时相比有了很大变化,引进思想出现了一个认识上的飞跃。当时,美国刚刚从越南战争中抽身,无力再干预其他地区事务;苏联也因为要插手阿富汗而无暇他顾,冷战局势处于低潮。在经济方面,西方国家刚刚从经济萧条中走出,空闲资金较多,急需扩大海外市场。1978年出访的中国代表团所到之处,西方官员和商人都表现了愿意同中国发展经济合作的强烈意向。在和法国总统德斯坦会谈时,法国驻华大使对谷牧说:听说你们要搞120个大项目,我们法国很愿意有所贡献,给我们10个行不行?在西德,巴符州州长说可以贷款50亿美元给中国,马上可以签字,北威州表示100亿美元问题也不大。另一方面,日本、韩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通过引进实现经济起飞,成为亚洲的样板。70年代初,台湾在继续发展加工出口工业的同时,开始推动第二次进口替代工业,到1978年重工业生产比重首次超过轻工业,有了较为齐全的工业体系。

  这些都刺激着中国领导人对引进持积极态度,形成了加快扩大对外引进的指导思想。

  1978年2月,在中央政治局讨论“十年规划”时,邓小平指出:引进先进技术,我们要翻版和提高,这是一项大的建设。关键是钢铁,钢铁上不去,要搞大工业是不行的。早点引进,抢时间,要加快速度谈判。对共同市场,也要迅速派人去进行技术考察,几百亿的长远合同要考虑。要进口大电站、大化工设备。叶剑英说:进口问题,中央要抓,抓紧一点,抓快一点,否则三年八年很快过去了。会议初步确定了对外引进的180亿美元规模。

  华国锋要求:180亿进口,可以一起谈。6月,在听取林乎加、谷牧出访汇报后,华国锋说:关于利用国外资金建设几个大型煤矿、钢铁厂、化纤厂,凡是中央原则定了的,你们就放开干,化纤搞200万吨,由计、经、建委落实。现在法国已提出二十几亿美元供我使用,实际上还可以多,50亿也可以,西德提出200亿,日本更积极。要想开一点,谈判时间过长不行,要早点把项目定下来,把大单子开出来,然后一批一批地去搞。6月22日,邓小平找余秋里、谷牧、康世恩谈话,提出:同国外做生意搞大一点,搞他500亿,利用资本主义危机,形势不可错过,胆子大一点,步子大一点。他听了林乎加的汇报后又说:不要老是议论,看准了就干,明天就开始,搞几百个项目,从煤矿、有色、石油、电站、电子、军工、交通运输一直到饲料加工厂,明年就开工。

  在1978年夏季的国务院务虚会上,华国锋又提出新的要求:“十年规划”要修改调整,中国有条件加快现代化速度,在引进问题上要思想再解放一点,胆子再大一点,办法再多一点,步子再快一点。

  在“七八计划”执行中,出现了急于求成的倾向。1978年全年78亿美元协议金额中,有一半左右金额是在12月20日到年底的短短10天里抢签的合同。这么多大项目同时引进,对国家财力是很大负担,对整个国民经济也是很大冲击。早在6月,邓小平曾有所警惕,要求“对于引进的项目,要慎重安排”,“要排两个队:一个是项目的排队,按照轻重缓急;一个是时间的排队,分个先后次序,不要抢在这一两年”。

  1978年12月,陈云在中央工作会议上指出:工业引进项目,要循序渐进,不要一拥而上,看起来好像快,实际上欲速则不达。这是第一次把比例失调的问题摆到全党面前。

  1979年3月,陈云、李先念联名写信给中央,建议用两三年时间调整经济,把各方面的比例关系大体调整过来。中央研究后表示赞同。邓小平指出:现在的中心任务是调整,首先要有决心,过去提以粮为纲、以钢为纲,到该总结的时候了。

  6月,中央正式通过了实行“调整、改革、整顿、提高”方针,决定用三年时间完成国民经济调整,严格控制引进规模,重点引进投资少、见效快、换汇率高的单项。22个重点引进项目中,仪征化纤厂等停止引进;向日本借贷200多亿元的宝山钢铁厂,经陈云多次实地考察,最后代表中央决定继续引进全套技术设备进行建设。

  尽管存在着种种问题,“七八计划”仍然大大突破了过去的引进框架,有着重要的开创意义。“156项”时,中国主要依靠向苏联借贷,年息1%,低于当时苏联给东欧国家的贷款的2%和中国国内银行给工业的年息3.24%。作为贷款的附加条件,苏联要求中国用钨、锑、铅、锡、橡胶等物资从1955年开始偿还。这在一定意义上是社会主义国家之间的相互易货支援,不具有国际贸易的普遍意义。“四三方案”时,中国把“既无外债又无内债”作为成就宣传,支付外汇完全依靠挖掘国内出口创汇潜力,主要采取延期、分期付款和补偿贸易手段,根本不敢借贷,限制了引进规模的扩大。从“七八计划”开始,引进已由过去的片面强调自力更生发展到不怕大规模借贷;由单纯引进技术设备发展到吸引外资到中国开办合资企业;由借贷发展到到境外发行外债,还出现了设立特区的构想。

  向国外借贷,在“文革”时期是被批判的。直到1978年4月,外贸部部长李强还指出:以下几种做法在“四人帮”干扰时我们不能做,现在可以做。1.补偿贸易;2.来料加工、来样加工;3.用外商商标牌号定牌;4.协作生产;5.寄售;6.分期付款、延期付款。但向外国借款和与外国举办合资企业,是不做的。6月,邓小平听取谷牧等人汇报时果断地提出:分期付款不干了,搞补偿贸易、银行贷款。闸门由此打开。在11月的中央工作会议上,确定了利用有利形势吸收外国资金、技术的方针。12月15日,李强在香港宣布:中国最近决定把拒绝政府与政府之间的贷款和外商在中国的投资这两个禁区取消了,“基本上国际贸易上惯例的做法都可以干”。

  开办经济特区的思想也在引进高潮中出现了萌芽。1978年5月,华国锋访问朝鲜回国后,辽宁省委书记任仲夷向他提议,将与日本关系密切的大连建设成北方经济对外窗口。华国锋很快就批准了报告,并派人到辽宁考察,后因条件不成熟而搁置。1979年4月,中央政治局听取广东省委书记习仲勋汇报后,批准在广东、福建搞特区。不久,邓小平听了谷牧等人汇报后也提出:“可以划出一块地方,叫做特区。过去陕甘宁就是特区嘛。中央没有钱,要你们自己搞,杀出一条血路来!”

  与前两次不同,“七八计划”这些引进办法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在20世纪八九十年代直至进入21世纪,都在持续扩大使用,成为中国融入世界经济的桥梁。■


相关热词搜索:中国改革 开放 对外经济

上一篇:党史专家解读十一届三中全会红色春秋
下一篇: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

收藏

  • 六台宝典下载2.1.8版六台宝典下载2018六台宝典下载2018app
  • 天线宝宝2018年第三季, 香港挂牌39977步步惊心
  • 香港好彩免费料大全, 香港正牌彩票大全
  • 管家婆六肖中特期期准1管家婆四不像图778849管家婆四不像必中一肖
  • 香港最快开奖1320999, 香港正版挂碑彩版挂碑
  • 极品高手心水坛极限码皇高手坛,极准生肖特马诗2018年
  • 0820香港九龙官方高手论坛0820香港九龙高手论坛0820香港九龙高手论坛1
  • 2018香港马生肖表,2018香港马报资料大全
  • 2018年正版挂牌之全篇,2018年正版总纲诗
  • 2018刘伯温玄机诗全年, 香港马神3肖6码
  • 2009年曾女士成语生肖,2008香港历史开奖记录
  • 2018年全年马会歇后语, 香港马会论坛c0m
  • 今期跑狗图自动更新,玄机图,今期跑狗图每期更新
  • 马会传真内部信封料100马会传真内部绝密信封马会传真内部绝密信封2018
  • 香港马会资料开奖结果直播,香港马会资料开奖结果大全